文章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>行业动态>全国政协委员刘忠范谈国内石墨烯热

全国政协委员刘忠范谈国内石墨烯热

发布时间:2018-03-13 点击数:293

     这几年,石墨烯火了。

     这种特殊材料凭借着超高强度、超高导热系数,兼具柔性、透明等特性,被业界誉为“新材料之王”。相关技术甚至用到了平昌冬奥会闭幕式的“北京8分钟”环节上。

      面对石墨烯的“爆红”,全国政协委员、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、北京大学纳米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、北京石墨烯研究院院长刘忠范却有着几分担忧。作为具有十多年石墨烯科研经历,国内最早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学者之一,刘忠范认为中国现在的“石墨烯淘金热”有泡沫化倾向,“我认为太热了,(石墨烯)被看成几乎是万能的。”在火爆背后,中国石墨烯研究水平如何?产业发展之路到底该怎么走?怎样才能走得更稳健、更长远?

      今年两会期间,刘忠范就这些问题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的专访。

      中国的石墨烯研究应用 走在世界前列

      红星新闻:近年您一直从事石墨烯领域的研究,目前来说国内的石墨烯研究进展到哪一步了?和国外相比处于什么样的水平?

      刘忠范:我一直从事石墨烯研究,有十年多的经历。我可以先举一组最新统计的数据,在石墨烯领域,中国学者发表的文章已经接近六万篇,第二名是美国,有两万多篇,从发表文章数量上已经遥遥领先。申请和石墨烯相关的专利,中国现在已经占到69.6%,一多半的石墨烯专利都是中国人申请的,也是遥遥领先。所以,我一般愿意讲中国的石墨烯无论从基础研究还是产业化应用,应该都是走在世界前列的。

      红星新闻:这个行业有标准吗?

      刘忠范:暂时还在制定之中。几层算石墨烯,现在也没有明确的说法。严格意义上讲只有一层叫石墨烯,但是现在一般放宽说十层以内差不多就是。国际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,而且学术标准和产业标准不会完全一样,产业标准不可能按一层去做,这样的话谁都做不了,肯定要放宽。

      只关注现在 会失去石墨烯产业的未来

      红星新闻:这两年石墨烯概念很火,您怎样看这种现象?

      刘忠范:可以这么讲,中国肯定是最火的。石墨烯的研发门槛其实很高,很多人误认为投一点钱就可以做石墨烯企业,其实不是这个样子。

      我认为,石墨烯产业的未来,究竟哪一些东西能存活下来现在还是未知数,有些人现在拿一些简单的概念性产品说事赚钱,我认为这个太短视。我觉得至少在近期、中期和长期都应该布局,否则我们只关注现在,会失去石墨烯产业的未来。

      红星新闻:您认为石墨烯未来应用的最大场景在哪里?

      刘忠范:不好说。因为石墨烯技术研发还处于初级阶段,很难看清楚,现在许多都是概念性的东西。

      石墨烯首先是一种新材料,这种材料的性质的确特殊,有多个之最。理论上讲是导电性最好的材料,也是导热性最好的材料,也是最薄最轻的材料,它的强度是钢的一百倍以上,所以这种集众多优点于一身的材料来说,它的用途是方方面面的。从导电性讲,有潜力替代ITO(导电玻璃),来做触摸屏。从导热性这个角度讲,它可以作为导热膜,比如手机的散热膜,因为它又是轻质高强的材料,所以说还可能在航空航天领域作为结构材料去考虑。

     企业进入石墨烯行业 要有足够风险意识

      红星新闻:您说的这种大规模“石墨烯淘金热”的现象是何时开始的?

      刘忠范:应该说五年前,2013年左右开始的。最近这三年愈演愈烈,目前全国有超过四千家企业号称做石墨烯相关产品。

      中国现在石墨烯的产量,粉体的产能每年超过三千吨,薄膜超过了二三百万平方米。可是市场上对这些东西暂时没有那么大的需求,那么可以想像,这么大的产能,这么大产量结果是什么?大家会竞争、降价。现阶段还是一个低水平、同质化竞争,带来的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     红星新闻:企业想进入石墨烯行业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?

      刘忠范: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风险意识,一定要想到这个东西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做出来的,要有耐心,有一个长期的思想准备。风险估计不足的结果,就是半途而废,劳民伤财。石墨烯跟石墨只有一字之差,有很多人打着石墨烯旗号,其实搞不懂是石墨还是石墨烯。

      红星新闻:石墨烯产业发展之路如何才能走得更稳健、更长远?

      刘忠范:首先我觉得大家期待不要太高,尤其是不要太着急。其次,做好真正的“政产学研”结合。

     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 张炎良 北京报道

 

在线客服
  • 销售热线
    400-0303-227